快捷导航

林菲尔德vs凯尔特人:历史遗留的旧仇新恨

[复制链接]
查看: 229|回复: 0

7782

主题

7888

帖子

78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898
发表于 2017-7-9 07: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译团]林菲尔德vs凯尔特人:历史遗留的旧仇新恨

文/ Dave Caren



 SHAPE  * MERGEFORMAT






  
  
  
  
  
  
  
  
  
  
  
  









前不久欧冠资格赛的抽签仪式中,北爱尔兰联赛冠军林菲尔德(Linfield)抽签面对圣马力诺冠军拉菲奥利塔(La Fiorita)。按照纸面上的实力判断,林菲尔德有绝佳的机会完虐羸弱的对手,闯入下一阶段。倘若如愿晋级,一场充满争议和口水的宿敌对决将会上演。

苏格兰联赛冠军凯尔特人早已严阵以待,7月11或12日,只要林菲尔德成功晋级,双方首回合的较量将会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进行。

为何那些年凯尔特人和林菲尔德之间的对阵,会让人如此不安?这需要我们回顾历史以及两地的政治恩怨。

北爱尔兰至今仍处于宗教矛盾对立以及深层次分裂的状态,这一长年累月的社会历史问题,溯及根源,要回到400多年前的一场战争。1690年7月,发生在爱尔兰的博因河战役,代表新教的英王威廉三世率军打败因“光荣革命”而逊位的詹姆斯二世(代表天主教)及其dang人。每年7月12日,北爱尔兰的新教徒团体举办一系列活动庆祝当年的胜利,这必然让天主教图团体深感厌恶。

新教与天主教之间的矛盾,也被称为“北爱尔兰问题”,令北爱尔兰在1960-1990年代之间造成超过3000人死亡。直到1998年《耶稣受难日协议》(又名《贝尔法斯特协议》)的签署,为一个跨族群政府的建立、权力共享及移交,铺平了道路,让数百年的宗教纷争暂时停歇下来。

虽然宗教间的杀戮已经近乎消失,但埋在人民心底里的相互厌恶和猜疑,依然存在于社会各范畴。尤其在政治上,这股恩怨情仇的熊熊烈火依然持续燃烧。表面上歌舞升平,但只有凌驾于“敌人”之上,取得管治话语权,才能在这片是非之地上立足。

分别代表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的联合派以及共和派,将北爱尔兰的政治选举,演变成为这对恩怨的新角力场。

过去六个月里,北爱尔兰经历了两次选举,代表中间温和势力的社会民主及劳工dang(SDLP)和阿尔斯特联合dang(UUP)逐渐被两派极端政dang新芬dang(Sinn Fein)和民主统一dang(DUP)压缩。代表温和理性的声音被压制,北爱的政局再度回到宗教族群的对立。

随着年初发生民主统一dang首席部长被新芬dang指控卷入贪污丑闻,造成两大dang的执政联盟正式瓦解,政府及议会提早解散并进行选举。而3月初的重新选举结果,代表新教群体的民主统一dang以一票的优势力压代表天主教群体的新芬dang,成为议会第一大dang。主张“留英”的民主统一dang打算联合温和派小dang组建执政联盟,这一举动意味着新的执政联盟将杯葛议会第二大dang,无疑让政局变得更复杂起来。

一旦北爱的政治平衡被打破,事情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传统上来说,7月份对于新教徒是既神奇又神圣的一个月,庆祝400多年前的战争胜利是具有象征性的意义。但他们的“庆祝”往往会引起更大的纠纷,每年七月份的庆祝活动,都是造成两派人士互怼的最佳“战场”,骚乱成为了一年一度的“盛典”。

本来已经偃旗息鼓的纷争,仅消停了不到十年,又再次被挑起。而一场普通的欧冠资格赛,也被宗教*河蟹*赋予了新的意义:林菲尔德vs凯尔特人,归根结底,依然是新教vs天主教。

无论这场比赛在哪一天举行,都会是当地警察、商家以及球场附近居民的噩梦。即使比赛时间调整到7月11日的下午5点开球,当地人依然忧虑暴力事件的发生。

7月11日当晚,贝尔法斯特的街头将会充斥着烟火和酒精。新教徒们将在这一晚以烟火为第二天的7.12胜利日庆祝开个好头。

简单而言,这更多是为宗教教派意识添柴加火而已,其实一年大多数时间里,他们都是沉寂不语。

比赛双方都无需为比赛的精彩程度找太多的“噱头”,仅仅是他们所代表的背后宗教意涵,就足以令比赛变成一个“炸药桶”。

好吧,回到足球的话题上。凯尔特人,无需过多赘述:苏超霸主,1967年欧冠冠军,主场能容纳6万人到场助威。这次对阵对于凯尔特人来说,并不是一次具有全新意涵的交手。其实在苏格兰国内,就早已有一对“天主教PK新教”的恶斗——凯尔特人vs格拉斯格流浪者。

凯尔特人在爱尔兰(尤其是北爱尔兰)也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球迷只需要花三小时的船渡和火车就能到格拉斯哥为这家拥有天主教背景的球队助威。每个周末,有大量来自北爱尔兰的凯尔特人以及格拉斯格流浪者的球迷前往苏格兰观看比赛。而大部分林菲尔德球迷都和格拉斯格流浪者球迷有着很紧密的联系或重叠,因此可以相信林菲尔德球迷并非独自在战斗。

虽然贵为北爱尔兰的联赛霸主,但林菲尔德在国外就是籍籍无名的一家弱旅。欧战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高难度层次的赛事。

比起凯尔特人的6万人,林菲尔德的主场温莎公园球场仅能场均吸引2500人到场,完全是蚂蚁和大象的较量。如果林菲尔德能成功淘汰拉菲奥利塔晋级,林菲尔德有可能将18500个座位全部售罄(而且是欧冠赛事的票价),收入将是3倍有余。

如果觉得宗教背景的矛盾不够“噱头”,那么双方教头的“同室操戈”可以增加一些话题性。

林菲尔德主帅大卫-希利是温莎公园(北爱尔兰国家队主场)的宠儿,这块场地见证了这名锋线大将一步一脚印地成为北爱尔兰国家队的传奇人物。2011-12赛季,曾短暂效力于格拉斯格流浪者的希利,因为这段经历而令他能被林菲尔德球迷所接纳。

而对于教练席的另一头——布兰登-罗杰斯,这次“回家”作战可能并不能受到老乡球迷的欢迎。由于在球员生涯以及教练生涯都与北爱足球甚少有交集,相信罗杰斯不会像希利一样,能获得同胞们的热烈欢迎,这待遇估计和“回归”安菲尔德差不了多少。而且更重要的是,罗杰斯的宗教信仰,会是对方球迷嘲笑的目标之一。

正是上述种种原因,不难明白为何林菲尔德的官员想要将比赛移师到贝尔法斯特举行。

作为一家小球会,比赛结果算什么,怎么能放过这么一个大发横财的机会呢。曾有人建议,林菲尔德应该将自己的主场比赛移师到不列颠岛上举行,但俱乐部最终以收支不划算为由而拒绝。也有人建议,林菲尔德应该提议将两回合主客场对调。

最终,比赛被安排在7月14日的温莎公园球场进行。为了保证球迷的人身安全,凯尔特人决定不向自己的球迷发售首回合比赛的门票。

尽管还是有一些球迷会匿名购买球票进场为凯尔特人助威,但凯尔特人还是希望当地的凯尔特人球迷最好不要去“受罪”。

这次对决相信会是欧冠资格赛第二阶段最引人注目、最激动人心的较量,其精彩程度可能不亚于苏超的“国家德比”。即使凯尔特人能最终晋级,但估计过程必然是困难的。

“他们身段越强,我们要让他们摔得越惨”,这是希利作为北爱国家队球员时的比赛态度,这也必然是已经贵为主教练的他,面对强如凯尔特人这样的对手的态度。

作为主教练,罗杰斯已经是名扬欧陆的“老油条”,而希利只是一名初出茅庐的菜鸟主帅。打“情绪战”或“心理战”,是希利以弱vsk的手段之一,煽动球员和球迷的情感将贯穿两回合的较量,不排除希利有机会让林菲尔德“爆冷”淘汰强敌。

当然,林菲尔德想实现和凯尔特人“会师”,首先要把拉菲奥利塔这队“鱼腩”淘汰出局。首回合交手,林菲尔德仅以1-0小胜对手,他们需要在次回合作客圣马力诺搞定对手。

面对400多年源源不绝的烦扰和纷争,其实大多数北爱尔兰的民众都盼望两派能搁置纷争,“让大家都能静静”,不要再惹是生非。因此,还是有不少两派的民众希望林菲尔德在圣马力诺折戟,只是单纯地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多一分和平和安逸。[ 此帖被出狱祝贺在2017-07-04 23:30修改 ]
接工时间:2017-07-02完工时间:2017-07-04接工地址:https://bbs.hupu.com/19584862.html原文地址:http://worldfootballindex.com/2017/07/linfield-celtic-champions-league/
记得凯尔特人在北爱有个类似卫星队的球队,几年前资格赛还打过
我可以转发到贴吧吗?
流浪者欧联第一轮资格赛被卢森堡的球队淘汰了,看看他们盟友的水平了
记得凯尔特人在北爱有个类似卫星队的球队,几年前资格赛还打过多尼戈尔凯尔特人?洛甘凯尔特人?只是凑巧是天主教球队,不算是卫星队
流浪者欧联第一轮资格赛被卢森堡的球队淘汰了,看看他们盟友的水平了 只是北爱超水平还不一定比的过卢森堡联赛。
多尼戈尔凯尔特人?洛甘凯尔特人?只是凑巧是天主教球队,不算是卫星队Cliftonville F.C.天主教球队真的多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Copyright CCTV5在线直播  Powered by©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